首页 >  常州长江1号 常州长江1号

我国第二条黄金水道──京杭大运河

2021-01-25 04:17:25 常州长江1号
导读:我国第二条黄金水道──京杭大运河约有232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香港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常州长江1号我国第二条黄金水道──京杭大运河;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自长江南岸谏壁口经丹阳、常州、无锡、苏州、平望至杭州。其中,平望至杭州有3条航线,即东、中、西线,如以东线计算,全长32...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常州长江1号 我国第二条黄金水道──京杭大运河

  在很多地方的蓝印花布已改为机械化生产时,王如坤和他的老伴、儿子、儿媳仍固守着30几道传统的工艺流程。儿子今年38岁了,好在也从心里喜欢这门手艺,不然“丢了就太可惜了”,王如坤欣慰地说。王家作坊如今已成为邳州传统民间技艺硕果仅存的蓝印花布作坊,而在明清至新中国建立初期,邳州各乡镇上规模的蓝印花布作坊达60余家。

  优胜劣汰本是规律,只怕有时候变化太快,还等不及看清楚便已泥沙俱下。邳州蓝印花布印染工艺精致细腻,色彩古朴素雅,迎合了当今社会返璞归真的追求,一方面具有市场,但另一方面,由于印染原材料成本高,印染工效低,经济效益差,也使得手工艺人面临无法深度开发的困境,达不到市场的要求,如此一来,技艺与市场无法形成良性循环,反过来又将制约技艺的发展。这,已成为困扰所有传统民间技艺的共同问题。

  影印时代里的古籍刻印社

  “京口瓜州一水间”、“二十四桥明月夜”、“十年一觉扬州梦”,中国人对于扬州的最早想象大多来源于诗词。不过,却鲜有人知,扬州还是中国古籍雕版印刷业的发源地之一,中国的一大印刷中心,而现今位于扬州凤凰桥畔的广陵古籍刻印社,聚集了一批雕版印刷技艺传人,并存有30万块雕版的版片,保留着国内唯一的全套古籍雕版印刷工艺流程。

  没有高大的厂房,没有先进的大型印刷机器,走进广陵古籍刻印社,最大的感受就是扑面而来的安静。现年已62岁的陈义时老人——2007年被国家授予“国家非物质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雕版印刷技艺唯一指定传承人”,正手握刀具娴熟地在木板上刻字。“近些年来,社里做雕版印刷比较少了,主要还是做线装书。”刻印社社长陆文彬介绍。因为雕版印刷耗费时间太长,最典型的是2001年制作的《里堂道听录》,整整花了20年才完成。这在影印普及的时代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目前刻印社面临着转企改制的严峻形势,市场经济正在进一步逼近雕版印刷这份传统技艺。虽然如此,广陵古籍刻印社依然艰难地进行着雕版技术的保护和传承,去年成立的国内首个“雕版印刷技艺传习所”正积极采取校企联办的形式,为社会培养雕版印刷新一代传人。

  苏州评弹学校模式可以复制吗?

  踏进苏州评弹学校的校门,耳边随即响起清婉的吴侬软语和阵阵曼妙的琵琶声。教学楼中间的一个小庭院里,有一个班级的学生在做演唱练习,只见三五成群的学生,男男女女,眼前都摆放着曲谱,或唱或弹,好不热闹。

  拥有300多名学生的苏州评弹学校是一所五年制高职学校,全校只有评弹一个专业。以往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该校常年招生不满,最低一届只收过7人。上世纪80年代后,经过教学体制改革,办学状况逐渐好转,近几年的录取比例甚至达到50∶1,比清华大学还高。而毕业生就业率也达到了200%-300%。

  “一个学生通常有两三个工作等着挑,这不就意味着就业率达到200%、300%了,呵呵。”评弹学校副校长邢晏芝说起这些来颇为自豪。从她的介绍中得知,苏州评弹学校走的是一条普及与精选、传承与就业兼顾的道路。每个学生除了学习声乐、京剧、昆曲、舞蹈外,还要学习钢琴、琵琶、古筝、表演等。高年级时,学校会根据学生评弹艺术的天赋和意愿,实行分流,最后组成一个10多人的传承班,重点培养尖子。

  “现在江浙沪主要评弹团95%的演员毕业于我们学校。”邢晏芝告诉记者。学生不仅受到演出团体的欢迎,一些企事业单位也乐于吸纳这里的学生去做企业文化的工作,相应的收入也都令人满意。苏州评弹学校能突破眼下非遗整体式微的重围,显示出如此活力,让人看到了非遗保护的又一个希望。

  惠山泥人的第二次危机

  在无锡惠山山麓下,京杭大运河畔,寻找闻名遐迩的“惠山泥人”还不至于太难。虽然惠山泥人厂的招牌被旁边宾馆更大的招牌挡住,很容易错过,但如果不介意问一下的话,当地人都会热情地告诉你。

  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无锡惠山泥人厂,当年是临危受命。86岁的王木东大师回忆道,1953年左右,因为追求石膏制品的高利润,无锡传统手捏泥人的老艺人都转行做石膏,而彩绘艺人没活干只好去当厨师,惠山泥人受到严重冲击。许多从北京、上海来无锡进行创作的一些艺术家们发现了这个现象,他们及时通报有关文化部门,强烈呼吁抢救惠山泥人。基于这种情况,当时刚过30岁,从日本学雕塑回来的王木东,很快就被调派到随后成立的惠山泥塑创作研究室,进行惠山泥人人才的抢救工作。1954年,惠山泥人厂成立。紧接着开办了惠山泥人彩塑训练班,由调派来的美术工作者和老艺人分别教授理论、实践课程,如今赫赫有名的大师级人物喻湘莲、王南仙都是从那时候的培训班里出来的。

  转眼过了半个多世纪,当年为抢救惠山泥人应运而生的惠山泥人厂,如今却面临第二次危机:惠山黑泥存量日益减少;手工制作成本飙升;知识产权侵害……更让厂长沈大授担忧的是,在惠山区规划中,惠山泥人厂很可能要被迁出惠山。可是,不在惠山生产的泥人还能称作“惠山泥人”吗?当下,破坏传统文化血脉的城市规划还少吗?真的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引起重视,不要让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惠山泥人因此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