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沧桑的网名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2020-11-13 18:00:13 沧桑的网名
导读:【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约有340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香港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沧桑的网名【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主要讲解的内容是一当把这首诗及四张图片贴进电子书的最后一页之后,我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感到了浑身轻松。这首诗是这样写的:辚辚驶过毂轮...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当把这首诗及四张图片贴进电子书的最后一页之后,我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感到了浑身轻松。

这首诗是这样写的: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辚辚驶过毂轮香,

铁马金戈战大荒。

水稻无涯超万亩,

暖杯老酒话沧桑。

它的作者,网名叫“北大荒耕夫”。

大约在两三年前,有一次在网络里聊天,不知道从什么事儿说起的,后来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在博客里发表的这些作品,我说,应该自己保存起来,不然的话,一旦有朝一日那网站不玩活了,这些东西,转瞬间就会变得踪影皆无的。

然后,我劝他,可以制作电子书,把这些东西完整地保留在自己的计算机里,这样才会万无一失。

他很小心地向我说:“我哪有那本事啊?你能不能给我弄一个样本试试?”

随后我便答应了下来。

然后便着手下载他博客里的东西,为他编辑制作了第一本电子书《耕夫闲话》。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我与“北大荒耕夫”的交往,得从30多年以前说。

那时候,我在《农垦报》社当编辑,他在“宝泉岭管理局”的宣传部当“新闻干事”(后来必称为“新闻科长”了)。

那时候这个报社,只有二十几个人,五六间办公室,操办这张在“黑龙江垦区”唯一的一张报纸,光靠报社这点人马马枪是肯定玩不转的,所以呀,采访,组稿子,约稿子,编稿子,再加上发行,全得靠“管理局”以及“农场”基层的同志们支持。由于这种职务上的关系,当时在报社里便戏称管理局的“新闻干事”(新闻科长)为“九路诸侯”。

因为黑龙江农垦总局下属有九个“管理局”,每个“管理局”下辖十多个农场(当时隶属的农场共有104个),每个农场也都有“宣传部”,部里也都配备有“新闻干事”。

他便是这“九路诸侯”之一。

不过,那时候他叫“李永琪”,在一起开会或是组稿以及吃吃喝喝的时候,我们也常常戏称他为“李勇奇”,便是京剧《智取威虎山》里“小常宝”的爸爸。

报社每年都得开一次或是几次“新闻例会”,就是把他们这些新闻干事或是新闻科长请上来,开上几天会,讨论一下下一阶段的报道重点以及稿件中的问题,或是制订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或是解决发行中存在的问题。当然还有一项重要的事儿,便是在一起吃几天喝点小酒,顺便在一起交流一下新流行的“段子”。

报社的编辑们,对这“九路诸侯”都是很敬重的,一是因为他们都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时候的“师”里的宣传骨干,“新闻龄”比编辑们都长(兵团时候的《兵团战士报》的编辑,基本都在“返城”时或是之后都走了,现在的编辑多数是后调到报社来的);二是那时候基层的设备比报社“硬实”,比方说摄影吧,报社只有一个“摄影记者”两三台相机,而这些“诸侯”,不单是器材充裕先进,且摄影的水平也远远高于报社的编辑记者。三是他们对基层的情况了如指掌,报社想办好报纸,必须倚重管理局、农场的基层同志,所以报纸上用的照片,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基层的新闻科长或是新闻干事的作品。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给他制作电子书,一上手,便舍不得放下了,也停不下来了——在制作的同时,我便仔细地读这些文字或是欣赏这些照片,赏读这些文字或是欣赏这些照片,是一种享受。

所以,后来这些日子,我几乎把能利用的时间,都放在制作电子书上了,就这么的,哩哩啦啦地弄下去,差不多弄了两年多。

怎么弄这么长时间?

因为他的博客的数量,太“巨”了

在他的博客首页的统计栏里,清楚地标着:

全部博文:1898

在这1898篇博里,按分类计:

散人散文:77——(散文)

耕夫闲话:37——(小说)

黑土诗韵:(616)——现代诗

有病歌吟:986——(古体诗)

激浊扬清:5——(杂文)

人生俯拾:26——(杂记)

摄影文学:96

艺术欣赏:14

影展专辑:25——(专题)

博海拾贝:13——(转载)

看他的博文,每一篇里都有三五幅或是五七幅照片,那么其中的照片便得有七八千幅。

往后使劲地翻一下,能看到他最初的第一篇“嗨!亲爱的朋友们,欢迎您光临我的BLOG ” 的时间是: (2006-02-24 01:28:55),再看一下最新发表的一篇“夕阳·诗 ”的时间是:(2016-09-15 10:39:17) ,这样屈指一算,他经营博客已经十年半了。

我不得不在这里“抱怨”一下,把这么多东西下载下来,再重新制作一遍,累死人偿命啊!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大概在八十年代末或是九十年代初吧,黑龙江垦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放权”,于是,各个“管理局”的腰开始变粗了,好几个管理局相继自己办报纸了,宝泉岭管理局办的 就叫《宝泉报》,这位小常宝的爹爹便到《宝泉报》当领导去了,但是好像没过多长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又被调到电视台当了台长,从此玩起了电视。工作上接触不多了,于是个人之间的往来也日渐减少。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在偶然之间听别人说,他竟然回到了老家——山东蓬莱。大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我与他之间的往来便中断了。

人活在世界上,感觉最强烈的是时间“不抗混”,不知不觉间,有那么一天,领导发给了我一张“退休通知书”的小红本本,从那一天起,我可以再也不必忙忙碌碌地“上班”了。但是后来没多长时间,我被一个小小的网站网罗了过去,与一伙20多岁的年轻人一起,支撑着一个小网站,为了网站的“点击率”,便从各自收罗一些与北大荒有关的文章,贴到网站的一个叫“论坛”的地方。

有那么一天,在新浪里忽然看到了一个叫“北大荒耕夫”的博客,不光是文字,还有图片,都有浓浓的北大荒味儿,我全与他联系,请他同意把这些文字与图片转发在我们经营的这个小网站里。同时也强烈地想知道这位“北大荒耕夫”是谁。

就这么的,我与李永琪竟然在分别若干年后,由网络又重新结识了。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制作成电子书,这么多内容往一起放,显然是不合适的。

电子书有一个特点,就是制作后的文件不能太大,因为大文件用计算机“打开”或是“阅读”都不方便,运行得慢便会使人着急上火,就没有心情往下看了,且在网络里传送也常常会遇到困难。

制作电子书必须首先考虑这一条。

所以,我编辑这套电子书便考虑分成若干篇,再分成若干卷。

现在统计一下,计:

1、小说——《黑土闲话》。

2、散文——《有涯人生无涯梦》

3、现代诗——《黑土诗韵》共分卷为:

《故乡窗口》、《花卉写意》、《倚窗听雪》、《晚钟悠扬》、《无关风雨》、《满室清香》、《山野拾句》、《兰亭踏歌》。

4、古体诗——《梦的精灵》共分卷为:

《酬和题赠》、《读书文化》、《感事寄怀》(上、下)、《花卉闲趣》(上、中、下)、《节日民俗》、《亲情友情》(上、下)、《田园风光》(上、下)、《山水游踪》(上、下)。

计24本电子书。

就是这样分类处理,依然在一些篇章没有收罗进来。

当然,由于这样分类设计不尽合理,所以有部分内容有重复的,也可能有遗漏的。

同时,由于考虑电子书的文件大小,所转贴过来的图片,由于文件小,所以都不是很清晰。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不久前的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说,前不久他不小心跌了一跤,“梗”了,住了好长时间院,现在刚刚出院,能自己独立活动了,但是活动不了多长时间,只能在家里休息,看电视。

昨天,他也我聊天时说,想过一阵子之后,到哈尔滨的大医院再看看。

好在幸运的是,他还在努力地进行这种重新制作编辑,前不久,他的一本纸质书《书画集·柞树林》印刷出来了,图文精美。

在这之前,他还曾印刷过一本小说集《耕夫闲话》。

我相信,在网络里,只要读过“北大荒耕夫”的诗或是文字的朋友,一定会永远记着这位可爱的老头儿。

我祝他早日康复。

北大荒耕夫的博在:http://blog.sina.com.cn/u/1218925685

哪位朋友要他的电子书,可以发给我一个信箱或是QQ号,我直接发过去,希望朋友们能喜欢。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沧桑的网名 【今日头条】博客·电子书与北大荒耕夫 / 赵国维

小编有话说

感谢您的关注和阅读,欢迎其他友情组织或个人转载分享。尊重作者,尊重原创,转载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商务合作邮箱:qiuchunlan@163.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免费订阅

   

本文标签:沧桑的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