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沧浪之水清兮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2020-11-13 17:41:13 沧浪之水清兮
导读:《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约有1682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香港文学网整理编辑,关键词是沧浪之水清兮《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九歌·国殇》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元曲,或称元杂剧,是盛行于元代的戏曲艺术,为散曲和杂剧的合称。相对于明传奇(南曲),后世又将元曲称为北曲。元曲与宋词及唐诗、汉赋并称。

广义的曲泛指秦汉以来各种可入乐的乐曲,如汉大曲、唐宋大曲、民间小曲等。狭义的曲则多指宋朝以来的南曲和北曲。曲分为戏曲(或称剧曲,包括杂剧、传奇等)与散曲两类,元明以来甚为流行,故后世有元曲之称。而曲同词的体式相近,但一般在字数定格外可加衬字,较为自由,并多使用口语。音乐部分亦有宫调之分,元曲中最常用的有五宫四调。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元曲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它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上都体现了独有的特色,和唐诗宋词鼎足并举,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三座重要的里程碑。

元代是元曲的鼎盛时期。一般来说,元杂剧和散曲合称为元曲,两者都采用北曲为演唱形式。散曲是元代文学主体。不过,元杂剧的成就和影响远远超过散曲,因此也有人以“元曲”单指杂剧,元曲也即“元代戏曲”。

虽有定格,但并不死板,允许在定格中加衬字,部分曲牌还可增句,押韵上允许平仄通押,与律诗绝句和宋词相比,有较大的灵活性。所以读者可发现,同一首“曲牌”的两首有时字数不一样,就是这个缘故(同一曲牌中,字数最少的一首为标准定格)。

继唐诗、宋词之后蔚为一文学之盛的元曲有着它独特的魅力:一方面,元曲继承了诗词的清丽婉转;一方面,元代社会使读书人位于“八娼九儒十丐”的地位,政治专权,社会黑暗,因而使元曲放射出极为夺目的战斗的光彩,透出反抗的情绪;锋芒直指社会弊端,直斥“不读书最高,不识字最好,不晓事倒有人夸俏”的社会,直指“人皆嫌命窘,谁不见钱亲”的世风。元曲中描写爱情的作品也比历代诗词来得泼辣,大胆。这些均足以使元曲永葆其艺术魅力。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目录:

卷三

101.南吕·黄钟尾 (刘庭信)

102.双调·楚天遥带清江引 (薛昂夫)

103.绿玄遍·自述 (乔吉)

104.蟾宫曲·雪 (薛昂夫)

105.凭栏人·金陵道中 (乔吉)

106.醉太平·落魄 (钟嗣成)

107.折桂令·登姑苏台 (乔吉)

108.双调·清江引·相思 (徐再思)

109.凭栏人·寄征衣 (姚燧)

110.南吕·金字经 (贯云石)

111.中吕·喜春来 (张养浩)

112.中吕·最高歌带 (张养浩)

113.双调·雁儿落带青江引 (张养浩)

114.寨儿令·鉴湖上寻梅 (张可久)

115.殿前欢·里西瑛号懒云窝自叙有作奉和 (乔吉)

116.喜春来·闺怨 (徐再思)

117.双调·卖花声 (徐再思)

118.清江引·春晚 (张可久)

119.朝天子·山中杂书 (张可久)

120.青江引·山居春枕 (张可久)

121.朝天子·春思 (张可久)

122.南吕·四块玉·风情 (兰楚芳)

123.红绣鞋·西湖雨 (张可久)

124.寿阳曲·远浦帆归 (马致远)

125.寄生草·饮 (白朴)

126.塞鸿秋·春情 (张可久)

127.金字经·乐闲 (张可久)

128.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 (睢景臣)

129.清江引·惜别其一 (贯云石)

130.清江引·惜别其二 (贯云石)

131.沉醉东风·闲居 (卢挚)

132.双调·沉醉东风·春情 (卢挚)

133.沉醉东风·秋景 (卢挚)

134.中吕·普天乐 (张养浩)

135.红绣鞋·湖上 (张可久)

136.红绣鞋·洞庭道中 (张可久)

137.庆东原·次马致远先辈韵 (张可久)

138.庆东原·暖日宜乘轿 (白朴)

139.折桂令·石塘道中 (张可久)

140.普天乐·秋怀 (张可久)

141.一枝花·湖上晚归 (张可久)

142.折桂令·寄远 (乔吉)

143.阅金经·春 (徐再思)

144.双调·沉醉东风 (兰楚芳)

145.沉醉东风·信笔 (任昱)

146.金字经·重到湖上 (任昱)

147.满庭芳·山中杂兴 (张可久)

148.雁儿落带得胜令·自适 (乔吉)

149.双调·春闺怨 (乔吉)

150.水仙子·幽居 (任昱)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101.南吕·黄钟尾 (刘庭信)

惊回好梦添凄楚,无奈秋声忒狠毒。风声忧,雨声怒,角声哀,鼓声助。一声听,一声数,一声愁,一声苦。投至的风声宁,雨声住,角声绝,鼓声足;又被这一声钟撞我一口长吁,则我这泪点儿更多如窗外雨。

本篇是〔一枝花·秋景怨别〕套数的尾曲,明清人笔记多将它摘出作为尾曲的模范称扬备至。如姚华《菉猗室曲话》即评道:“音节激楚,文情酸辛,如此协律惬心,虽苏(武)李(陵)之作犹不能写此。安得薄曲为小道哉!”在“音节”、“文情”上,本篇确实是不让古人的。

元无名氏有《红绣鞋》脍炙人口:“窗外雨声声不住,枕边泪点点长吁。雨声泪点急相逐。雨声儿添凄惨,泪点儿助长吁。枕边泪倒多如窗外雨。”本曲末句即借用了此曲的成句。这一句回点出主人公在“一声听,一声数,一声愁,一声苦”的漫漫长夜中已是肝肠寸断、泪下如雨,至此撞出一口长吁更是雪上加霜,故而成为全曲的总结。

铺陈秋声以言愁写恨,在古代文学作品中屡可见到,在此不妨引录一首清人查慎行的词作《台城路·秋声》:“商飙瑟瑟凉生候,孤灯影摇窗户。堤柳行疏,井梧叶尽,添洒芭蕉片雨。才听又住。正淡月朦胧,微云来去。蔌蔌空廊,有人还傍绣帘语。多因枕上无寐,搀二十五更,残点频误。响玉池边,穿针楼畔,一派难分竹树。零砧断杵。更空外飞来,搅成凄楚。别样关心,天涯惊倦旅。”同是悱恻生愁,词、曲在语言风调上蕴藉与直露的区别,判然可见。而本曲使用排比,以及叠用“声”字造成声声入耳的直观效果,这些表现手法则是曲体所专有的。

102.双调·楚天遥带清江引 (薛昂夫)

花开人正欢,花落春如醉,春醉有时醒,人老欢难会。一江春水流,万点杨花坠,谁道是杨花,点点离人泪。回首有情风万里,渺渺天无际。愁共海潮来,潮去愁难退;更那堪晚来风又急。

屈指数春来,弹指惊春去,蛛丝网落花,也要留春住,几日喜春晴,几日愁春雨,六曲小山屏,题满伤春句。春若有情应解语,问着无凭据。江东日暮云,渭北春天树,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

有意送春归,无计留春住,明年又着来。何似休归去。桃花也解愁,点点飘红玉,目断楚天遥,不见春归路。春若有情春更苦,暗里韶光度。夕阳山外山,春水渡旁渡,不知那答儿是春住处。

103.绿玄遍·自述 (乔吉)

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

烟霞壮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

这首《绿玄遍·自述》是作者晚年一篇诗体小传,是对自己一生所走过的道路的回顾与小结。所着重的并非事的罗列,而是性格的展示。他不慕名利,酷爱诗酒,流迹江湖、人生漂泊四十年。从中流溢着作者对自己的人生态度的肯定,同时也就必须是对封建正统的疏离与反叛。全曲豪放昂扬,值得一读。

104.蟾宫曲·雪 (薛昂夫)

天仙碧玉琼瑶,点点扬花,片片鹅毛。访戴归来,寻梅懒去,独钓无聊。

一个饮羊羔红炉暖阁,一个冻骑驴野店溪桥,你自评跋,那个清高,那个粗豪?

105.凭栏人·金陵道中 (乔吉)

瘦马驮诗天一涯,倦鸟呼愁村数家。

扑头飞柳花,与人添鬓华。

此曲乃金陵道中抒怀之作,抒发了孤寂苦阔和年华易逝的感慨。触景伤情,情融景中。似浅实深,平淡中见奇崛。

精巧的构思,精练的笔墨,描绘出穷愁的漫游诗人在暮春时节羁旅中的忧思和哀愁。物我通感,又是这首小令写景抒怀的显著特色。“瘦马驮诗天一涯”是我,“倦鸟呼愁村数家”是物。由我及物,使物也有倦意和愁感,着笔于空间对比,反衬了诗人浪迹天涯,情与景统一;“扑头飞柳花”是物,“与人添鬓华”是我,由物及我,使我也因此青春迟暮,添了白发,借空间形象化时间意象,使情和景对立,伤春叹老。正与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意境相同。题目明示“金陵道中”似把作者之倦态愁意与六朝古城的历史沧桑关联起来,原非一般羁旅客况之作了。

106.醉太平·落魄 (钟嗣成)

绕前街后街,进大宅深院。怕有那慈悲好善小裙钗,请乞儿一顿饱斋,与乞儿绣副合欢带,与乞儿换副新铺盖,将乞儿携手上阳台,救贫咱波奶奶!

俺是悲田院下司,俺是刘九儿宗枝。郑元和当日拜为师,传留下莲花落稿子。搠竹杖绕遍莺花市,提灰笔写遍鸳鸯字,打爻槌唱会遮鸪词。穷不了俺风流敬思。

风流贫最好,村沙富难交。拾灰泥补砌了旧砖窑,开一个教乞儿市学。裹一顶半新不旧乌纱帽,穿一领半长不短黄麻罩,系一条半联不断皂环涤,做一个穷风月训导。

这三首《醉太平》以玩世不恭的态度,表现突兀不平的气概。钟嗣成《灵鬼薄后志》说:“但于学问之余,事务之暇,心机灵变,世法通疏,移宫换羽,搜奇索怪,而以文章为戏玩者,诚绝无而仅有也。”这就在以诗文为专业的正统文人之外,开辟了一条新的创作途径。然其作品表现的浪荡作风,乃元代许多文人被逼于娼妓之下,乞丐之上的畸形产物,今天已不足为训。

107.折桂令·登姑苏台 (乔吉)

百花洲上新台,檐吻云平,图画天开。鹏俯沧溟,蜃横城市,鳌驾蓬莱,学捧心山颦翠色,怅悬头土湿腥苔。悼古兴怀,休近阑干,万丈尘埃。

108.双调·清江引·相思 (徐再思)

相思有如少债的,每日相催逼。常挑着一担愁,准不了三分利。这本钱见他时才算得。

《双调·清江引·相思》,这首曲子用一个新颖别致的比喻,将相思比作债务,新奇但却恰如其分。相思如同债务,不仅仅是放不下,抹不掉,日日纠缠,时时萦绕,而且利息日益积累,隐喻出相思之苦的与日俱增。

末句“这本钱见面时才算得”,巧妙地写出相思这笔债务的特殊之处——两人相见,债务才能了结。前人对这首小令的表现手法很赞赏。自古以来,表现相思之情的词曲作品很多,用以比喻相思的事物也很多,然而以欠债喻相思的却不多。尽管以欠债喻相思不是徐再思的首创,但他用得自然,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任半塘在《曲谐》中评价这首词:“以放债喻相思,亦元人沿用之意。特以此词为著耳。”

109.凭栏人·寄征衣 (姚燧)

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

凭栏人:曲牌名。源于诸宫调。句式七七、五五。四句四韵。

征衣:旅游在外者的衣服。

妾:旧时妇女的谦称。

110.南吕·金字经 (贯云石)

蛾眉能自惜,别离泪似倾,休唱阳关第四声。情,夜深愁寤醒。人孤零,萧萧月三更。

泪贱描金袖,不知心为谁。芳草萋萋人未归。期,一春鱼雁稀。人憔悴,愁堆八字眉。

这首小令通过女子泪洒衣裙的细节描写表现女子的相思之苦。

①能:只、徒。惜:哀伤、苦闷。

②“休唱”句:这是用白居易《对酒》:“相逢切莫推辞醉,听唱阳关第四声”的诗句。

③“萧萧”句:言三更的月疏淡轻盈。萧萧,形容月色的轻柔疏淡。

④描金袖:用金丝绣上花纹的衣袖。

⑤萋萋:草茂盛的样子。《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

⑥鱼雁:代指书信。秦观《鹧鸪天》:“一春鱼雁无消息。”

⑦八字眉:眉毛象“八”字形。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111.中吕·喜春来 (张养浩)

亲登华岳悲哀雨,自舍资财拯救民,满城都道好官人。还自哂,比颜御史费精神。

路逢饿殍须亲问,道遇流民必细询,满城都道好官司人。还自哂,只落的白发满头新。

乡村良善全性命,廛市凶顽破胆心,满城都道好官人。还自哂,未戮乱朝臣。

①“亲登华岳”二句:《元史》卷一七五《张养浩传》说他接受陕西行台中丞的任命后,“即散其家之所有与乡里贫乏者,登车就道。遇饿者则赈(救济)之,死者则葬之。道经华山,祷(求)雨于岳祠。”华岳,华山神庙。悲哀雨,意即求神佛慈悲降雨。

②还自哂:自己嘲笑自己。

③比颜御史费精神:颜子推先后在北齐、北周任中书舍人和御史上士,著有《颜氏家训》一书传世。全句意谓做官比著书难。

④饿殍(piao):饿死的人。

⑤廛(chan)市:集市、城市。破胆心:战胆心惊。《元史》卷一七九《张养浩传》载:张养浩作堂邑(在今山东)县令时,曾免除了被饥寒所迫、铤而走险的所谓“盗贼”朔望参拜,对杀人凶犯李虎等则依法制载。

⑥未戮乱朝臣:未能杀掉那些扰乱朝政的奸臣。戮(lu),杀。

112.中吕·最高歌带 (张养浩)

诗磨的剔透玲珑,

酒灌的痴呆懵懂。

高车上纛成何用,

一部笙歌断送。

金波潋滟浮银瓮,

翠袖殷勤捧玉锺。

时一缕绿杨烟,

扯一弯梨花月,

卧一枕海棠风。

似这般闲受用,

再谁想丞相府帝王宫。

①“诗磨”句:诗歌琢磨得明净灵巧。磨,琢磨。推敲。玲珑,这里作“灵巧”“生动”讲。

②高车大纛(dao):高大的车子和旗子,古时显贵者的车舆仪仗。

③金波:指酒言其色如金,在杯中浮动如波。潋(yàn)滟:形容水波流动。

④“翠袖”句:晏几道《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锺。”此用其句。翠袖:指穿着翠绿衣服的美人。玉锺:指珍贵的酒器。

113.双调·雁儿落带青江引 (张养浩)

喜山林眼界高,嫌市井人烟闹过中年便休官,再不想长安道。绰然一亭尘世表,不许俗人到。四面桑麻深,一带云山妙。这一塔儿快活直到老。

①市井:指商业繁华的区域,集市贸易的场所。

②长安道:指求功名富贵的道路。长安,是许多朝代的政治经济中心,求取功名宝贵者必然要到那里去。

③绰然亭:作者建筑的亭榭。如他的《水仙子·咏遂闲堂》有“绰然亭后遂闲堂,更比仙家日月长。”

④一塔儿:也作“一答儿”,一块作的意思。

114.寨儿令·鉴湖上寻梅 (张可久)

贺监宅,放翁斋,梅花老夫亲自栽。路近蓬莱,地远尘埃,清事恼幽怀。雪模糊小树莓苔,月朦胧近水楼台。竹篱边沽酒去,驴背上载诗来。猜,昨夜一枝开。

《寨儿令·鉴湖上寻梅》是元代散曲家张可久的作品,在曲子中作者以贺知章、陆游都曾在鉴湖之畔居住来自比。自栽梅、自寻梅、自赏梅、自己沽酒载诗,非常惬意。作者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排斥污浊社会的侵染。全曲充满诗情画意,令读者神往,使人忘却各种烦恼与忧愁。

115.殿前欢·里西瑛号懒云窝自叙有作奉和 (乔吉)

懒云窝,静看松影挂长萝,半间僧舍平分破,尘虑消磨。

听不厌隐士歌,梦不喜高轩过,聘不起东山卧。

疏慵在我,奔兢从他。

①平分破:犹言平分着。破,在词曲中当“着”字讲。

②尘虑:俗念,也就是功名富贵的念头。

③隐士歌:隐士们所唱的歌。如《楚狂接舆歌》:“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容政者殆而。”渔父《沧浪》:“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④高轩过:言贵宾乘着华贵的车子前来探访《新唐书·李贺传探》:“(贺)七岁能诗章,韩愈、皇甫湜始闻未信,过其家,使贺赋诗。援笔辄就,如素构,自目曰《高轩过》。”

⑤东山卧:东晋政治家谢安曾经隐居会稽东山,不肯出仕。《世说新语·排调》:“卿(谢安)屡超违朝旨,高卧东山。”

⑥疏慵:辽阔而懒散。

⑦奔兢:为名利而到处奔走、拚命竞争。卢照邻《五悲文》:“夸耀时俗,奔兢功名。”

116.喜春来·闺怨 (徐再思)

妾身悔作商人妇,妾命当逢薄幸夫。别时只说到东吴,三载余,却得广州书。

这首曲子描写一个独守空房的商人妇对丈夫的怨怒和指责。唐代刘采春《啰唝曲》:“那年离别日,只道在桐庐。桐庐人不见,今得广州书。”这首小令化用了刘采春的《啰唝曲》,但心理描写更为生动,对丈夫“重利轻离别”的指责愤恨之情抒发得更为直率。

117.双调·卖花声 (徐再思)

雪儿娇小歌金缕,老子婆娑倒玉壶,满身花影倩人扶。昨宵不记,雕鞍归去,问今朝酒醒何处?

云深不见南来羽,水远难寻北去鱼,两年不寄半行书。危楼目断,云山无数,望天涯故人何处?

①雪儿:有名的艺妓,唐代李密的爱姬。金缕:曲名。

②婆娑:高兴起舞的样子。玉壶:珍贵的壶。辛弃疾《感皇恩·寿范倅》:“一醉何妨玉壶倒。”

③“满身花影”句:陆龟蒙《和袭美春夕酒醒》:“觉后不知新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此用其句。

④“间今朝”句:柳永《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用其意。

⑤南来羽:南来雁。古有“雁足传书”的故事。

⑥北去鱼:送信的使者:《古乐腐·饮马长城窟行》:“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有加餐食,下有长相忆。”后因以书传信或书人为“鱼书”或“鱼雁”。

⑦危楼目断:危楼,高楼。目断:目力所及。

118.清江引·春晚 (张可久)

平安信来刚半纸,几对鸳鸯字。花开望远行,玉减伤春事。东风草堂小燕子。

张可久散曲的主要特点是“含蓄不露,意道即止”,“清而且丽,华而不艳”,“意新语俊,字响调圆”。《清江引·春晚》就表现了这种特点。此曲通过“信纸”、“花”、“东风”、“小燕子”等意象,把巧妙地叙事、写景、抒情结合起来,生动含蓄地表现了抒情主人公的怀人情思。

119.朝天子·山中杂书 (张可久)

醉馀,草书,李愿盘谷序。青山一片范宽图,怪我来何暮。鹤骨清癯,蜗壳蘧庐,得安闲心自足。蹇驴,酒壶,风雪梅花路。

《朝天子·山中杂书》是我国元代著名元曲作家张可久创作的一首散曲小令,作品中引用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的《送李愿归盘谷序》、北宋著名画家范宽的山水画作,包含对中华文明的热爱。

120.青江引·山居春枕 (张可久)

门前好山云占了,尽日无人到。松风响翠涛,槲叶烧丹灶。先生醉眠春自老。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121.朝天子·春思 (张可久)

见他,问咱,怎忘了当初话?东风残梦小窗纱,月冷秋千架。自把琵琶,灯前弹罢。春深不到家,五花、骏马,何处垂杨下。

122.南吕·四块玉·风情 (兰楚芳)

斤两儿飘,家缘儿薄。积垒下些娘大小窝巢,苘麻秸盖下一座祆神庙。你烧时容易烧,我着时容易着,燎时容易燎。

我事事村,他般般丑。丑则丑村则村意相投,则为他丑心儿真博得我村情儿厚。似这般丑眷属,村配偶,只除天上有。

意思儿真,心肠儿顺。只争个口角头不囫囵,怕人知羞人说嗔人问。不见后又嗔,得见后又忖,多敢死后肯。

双渐贫,冯魁富。这两个争风做姨夫,呆黄肇不把佳期误。一个有万引茶,一个是一块酥,搅的来无是处。

123.红绣鞋·西湖雨 (张可久)

删抹了东坡诗句,糊涂了西子妆梳,山色空濛水模糊。行云神女梦,泼墨范宽图,挂黑龙天外雨。

《红绣鞋·西湖雨》是元代著名散曲家张可久创作的一首词。词中大量引用化用古人诗句与典故,描摹了一幅美不胜收的西湖烟雨图。

124.寿阳曲·远浦帆归 (马致远)

夕阳下,酒旆闲,两三航未曾着岸。

落花水香茅舍晚,断桥头卖鱼人散。

《寿阳曲·远浦帆归》是元曲作家马致远创作的小令。这支小令描绘的是一幅江村渔人晚归图,仅用二十七个字便描摹出江南渔村的闲适生活,既写出水村小镇黄昏归舟的美景,又写出渔人劳作后的轻松及喜悦之情,表现了向往宁静生活的主题。全曲境界清淡闲远,远浦、酒旗、断桥、茅舍,远景近景,相得益彰,显示出一种疏淡旷雅、平和静穆的美。

据《寄园寄所寄》《梦溪笔谈》等书记载,宋代宋迪,以潇湘风景写平远山水八幅,时人称为潇湘八景,或称八景。这八景是:平沙落雁、远浦帆归、山市晴岚、江天暮雪、洞庭秋月、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渔村夕照。马致远所描写的八首《寿阳曲》的名称与之完全相同,由此可知,他描写的八曲也是潇湘八景。此曲乃其中之一。元代揭西斯写有《远浦帆归》诗:“冥冥何处来,小楼江上开。长恨风帆色,日日误朗回。”该诗描绘的是一幅思妇候门的场景,表现闺怨的主题。而马致远的这首小令描绘的是一幅水村黄昏的风景画,表现闲适生活的主题。

125.寄生草·饮 (白朴)

长醉后方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糟腌两个功名字,醅渰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不达时皆笑屈原非,但知音尽说陶潜是。

126.塞鸿秋·春情 (张可久)

疏星淡月秋千院,愁云恨雨芙蓉面。

伤情燕足留红线,恼人鸾影闲团扇。

兽炉沉水烟,翠沼残花片。一行写入相思传。

这是一首描写女子对男子的相思之情的散曲,全曲含蓄但切情真意切。首句先描景渲染萧条凄楚的气氛,统领全曲的主色调。“芙蓉面”用得贴切形象,极言女子娇好的容颜,含蓄而准确。把女子的容颜喻为芙蓉,更添西施般娇柔之态,极需人之呵护。

第二句借以典故抒发对男子的思念之深切,含蓄而恰到好处地表达女子内心深处欲迸发出来的情感。“燕足留红线”取自宋曾慥类说引《丽情集·燕女坟》的典故感人至深,作者匠心独运,反其意而用之,增添无奈、凄楚之感。“恼人鸾影闲闭扇”出自《异苑》中的罽宾国王与鸾的故事,类比见出女主人公抑郁难耐的心情,比平铺直叙的哭诉更显深刻而有力。

后两句寄纷繁的花瓣及沉香之烟以相思,草草结束相思之曲,却很好地把女子对男子的相思之意推向最高处。

全曲每句均押韵,读起来琅琅上口,真切动人,含蓄深远,是元曲中体现女子对男子之思的典范。

127.金字经·乐闲 (张可久)

百年浑似醉,满怀都是春。高卧东山一片云。

嗔,是非拂面尘,消磨尽,古今无限人。

《金字经·乐闲》是首感怀人世沧桑的散曲。开头两句直述胸臆,看似写隐者的陶然自得、忘却尘世,实际上分明令人感觉到隐居者心灵中历尽人间沧桑所留下的皱痕。接下来描述一种眠云卧月、行止飘忽、闲适自在的生活形态。末三句坦白直率地道出自己对古今世事沧桑的彻悟,大有看破红尘之意味,但在语气上,作者却将这样一种深沉的感悟以松脱、不屑的方式表现出来。虽题为“乐闲”,但让人感觉到一种深沉的人生悲欢。

128.般涉调·哨遍·高祖还乡 (睢景臣)

社长排门告示,但有的差使无推故,这差使不寻俗。一壁厢纳草也根,一边又要差夫,索应付。又是言车驾,都说是銮舆,今日还乡故。王乡老执定瓦台盘,赵忙郎抱着酒胡芦。新刷来的头巾,恰糨来的绸衫,畅好是妆幺大户。

[耍孩儿]瞎王留引定火乔男妇,胡踢蹬吹笛擂鼓。见一彪人马到庄门,匹头里几面旗舒。一面旗白胡阑套住个迎霜兔,一面旗红曲连打着个毕月乌。一面旗鸡学舞,一面旗狗生双翅,一面旗蛇缠葫芦。

[五煞]红漆了叉,银铮了斧,甜瓜苦瓜黄金镀,明晃晃马镫枪尖上挑,白雪雪鹅毛扇上铺。这些个乔人物,拿着些不曾见的器仗,穿着些大作怪的衣服。

[四煞]辕条上都是马,套顶上不见驴,黄罗伞柄天生曲,车前八个天曹判,车后若干递送夫。更几个多娇女,一般穿着,一样妆梳。

[三煞]那大汉下的车,众人施礼数,那大汉觑得人如无物。众乡老展脚舒腰拜,那大汉挪身着手扶。猛可里抬头觑,觑多时认得,险气破我胸脯。

[二煞]你身须姓刘,你妻须姓吕,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你本身做亭长耽几杯酒,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曾在俺庄东住,也曾与我喂牛切草,拽坝扶锄。

[一煞]春采了桑,冬借了俺粟,零支了米麦无重数。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秆,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有甚糊突处。明标着册历,见放着文书。

[尾声]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通刘三谁肯把你揪扯住,白甚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

《哨遍·高祖还乡》是元曲作家睢景臣的套曲作品。此曲以嬉笑怒骂的手法,通过一个熟悉刘邦底细的乡民的口吻,把刘邦“威加海内兮归故乡”之举,写出一场滑稽可笑的闹剧,以辛辣的语言,剥露了刘邦微贱时期的丑恶行径,从而揭露了刘邦的无赖出身,剥下封建帝王的神圣面具,还其欺压百姓的真面目。全曲情节鲜明,形象生动,角度独特,风格朴野,诙谐泼辣,对比手法的运用,揭示本质,具有强烈的喜剧性与讽刺性,语言生动活泼,具有口语化特点,人物形象呼之欲出,具有漫画与野史的风格。

睢景臣是元代有影响的散曲作家。元大德七年(1303年),他从扬州到杭州,与著《录鬼簿》的钟嗣成会面,由此可知他曾生活在13世纪末至14世纪初这段时间里,但具体生卒年不详。《录鬼簿》说他“心性聪明,酷嗜音律”。所作散曲仅保存下套数三篇,《哨遍·高祖还乡》是他的代表作。此曲把显赫一时的汉高祖刘邦作为辛辣讽刺的对象。汉高祖荡平天下当了皇帝后,杀了淮阴侯韩信,又亲自率兵攻打造反的淮南王黥布,威风凛凛地回到故乡沛县。《史记·高祖本纪》载:“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沛父兄诸母故人日乐饮极欢,道旧故为笑乐。十余日,高祖欲去,沛父兄固请留高祖。高祖曰:‘吾人众多,父兄不能给。’乃去。沛中空县皆之邑西献。高祖复留止,张饮三日。”由此可见刘邦还乡不仅神气,而且还很热闹,走时全城送行。刘邦的时代距离元朝已经很遥远,但元曲作家却多以“高祖还乡”题材作套曲。这大约与元朝皇帝每年都要回一次上都有关。其他人的作品都没有流传下来。睢景臣这一篇没有按照史实描写刘邦还乡,而是换了一个全新的角度,写出了截然不同的情景。

129.清江引·惜别其一 (贯云石)

若还与他相见时,道个真传示:不是不修书,不是无才思,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

这是支描写男子叹惜与情人离别之苦的小曲。小曲妙在不是直抒别怀的苦味,而是采用“节制”的笔法来表达这种郁结的情感:先是虚拟与情人相见时告白自己的心迹,继则采用“否定”的口吻,委曲道来,极写自己的情致深长;接连四个“不”字,以盘马弯弓之笔法,故作吞吐顿挫之语气,不独将“我”的心迹抖落得酣畅淋漓,而且将曲中“情势”推到高潮,又为后一句设下悬念,使读者忍不住要弄个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于是,“绕清江买不得天样纸”句一出,便使人体味出那种表白中所隐含的深挚情感是何等的绵长而宽广。整支小曲句短情长,曲折深妙,似抑还扬,韵味无穷。

130.清江引·惜别其二 (贯云石)

玉人泣别声渐杳,无语伤怀抱。寂寞武陵源,细雨连芳草,都被他带将春去了。

这是男女情人之间的一场揪心断肠的痛别。小令起首两句便擒住了“惜别”的题目:“玉人泣别声渐杳,无语伤怀抱。”“泣别”的是女方,男子在痛苦中只是“无语”。这其实已是送别结束、两相分手后的情景,以下三句就是诗人在这种处境中的感想。然而,谁是离行人,谁是送行人,在小令中分辨不出来,而这对于理解后三句的含意是至为重要的。

好在作者还步韵作了另一首《清江引·惜别》,所以我们有必要转抄在这里一同讲评。曲文是:

“湘云楚雨归路杳,总是伤怀抱。江声掩暮涛,树影留残照,兰舟把愁都载了。”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131.沉醉东风·闲居 (卢挚)

雨过分畦种瓜,旱时引水浇麻。共几个田舍翁,说几句庄家话。瓦盆边浊酒生涯。醉里乾坤大,任他高柳清风睡煞。

恰离了绿水青山那答,早来到竹篱茅舍人家。野花路畔开,村酒槽头榨。直吃的欠欠答答。醉了山童不劝咱,白发上黄花乱插。

卢挚用《沉醉东风·闲居》这个题目写的小令共三首,写的都是隐居之乐。这是前两首。

第一首小令作者让读者看到了日常生活中的农家乐,种瓜与浇麻,关心生产,关心老农与庄稼。既有生活情调,又有社会内容,昭示出作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也表现出他不满当年时局,不愿与浊世中的政治交涉,宁可到醉梦里去寻找心灵的栖处。

第二首小令写饮酒的意趣。全篇语言皆为口语,无一生僻字,无一句直接抒情语,明白如话,却形象生动,甚是传神。绿水青山、竹篱茅舍的景色,构成了生动活泼的田园生活图景,使人赏心悦目;野花路开,村酒槽榨的画面,充满田园情趣,画面清晰,色彩艳丽,又富有流动感,充满生机。“直吃的欠欠答答”一语,直画出主人公将一切置之脑后的酩酊醉态。“醉了山童不劝咱”二句,对山村稚子顽皮神态的刻画,极富动态美,使全诗洋溢着欢快活泼的气氛。

132.双调·沉醉东风·春情 (卢挚)

残花酿蜂儿蜜脾,细雨和燕子香泥。白雪柳絮飞,红雨桃花坠,杜鹃声里又春归。纵有新赠别离,医不可相思病体。

133.沉醉东风·秋景 (卢挚)

挂绝壁松枯倒倚,落残霞孤鹜齐飞。四围不尽山,一望无穷水。

散西风满天秋意。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

《沉醉东风·秋景》是元代文学家卢挚创作的散曲。整首小令写的是潇湘行舟所见,按时间顺序道来。作者的态度感想,更多的是寓于冷静的观照之中。视野所及,潇湘两岸的山水风物,都使卢挚心旷神怡;虽然西风轻拂带来了满天的秋意,传统的季节感受,加之身在旅途,不能不心生微微的萧瑟之感;但其时卢挚是在湖南宪使任上,或许是外出公干,或许正是在赴任途中,所以心境是平静的。

元成宗大德年间,卢挚曾任湖南宪使。本曲当为作者对湘中山水的写生之作。

小令的前四句用两组对仗,前一组为工笔特写,后一组为江景淡描,恰如绘画有近景、远景之别。在第一组中,两句都是对前人成句的巧妙化用。“挂绝壁枯松倒倚”,用李白《蜀道难》“枯松倒挂倚绝壁”句,略为颠倒语序,而上三下四的句法结构较诗歌的七字句更觉婉转摇曳,也更为强调了“绝壁”的主体。“落残霞孤鹜齐飞”则从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化出,用作对仗颇为工整。这两句刻意经营,本身极富形象感,又借得了名句所固有的审美效应,从而一上来便先声夺人,抓住了读者的注意力。而第二组的两句则不作雕琢,意到言随,既显示了背景的高远,又反映出一种闲适、自然的心态。此时题中的“景”字已历历如绘,而“秋”字尚无落实,诗人便借散漫的西风来发出节序之感。“散西风满天秋意”,通过“散”和“满”的动词渗透到画面的全景,使远近两重自然景物融合为一,且带上了几分悲凉的感情色彩。在高天寥廓之中,西风扑面之时,这种悲凉恰恰使人意识到秋天的感染力的存在。

落霞隐尽,夜幕降临,诗人扬帆中流,顺风而行。万籁无声,大自然荡涤了心中的虑念。尤其是一轮明月初上,普照出前时所见的山川,一派清朗,真不啻是宋迪笔下的山水名画!“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又是一幅江上秋景图,不仅别开生面,还出现了“我”。且此时的“我”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再无苍凉萧飒的秋感,替代的是一片澄澈空明的心境。末两句从气氛上挽回了“遍西风满天秋意”所带来的沉重感,而这种如释重负、物我皆忘的境界,又进一步体现了作品中山水景色的完美。足见其写景作品的成功,除了注重形象外,往往还在于这种人与景物在精神上的契合。

134.中吕·普天乐 (张养浩)

折腰惭,迎尘拜。槐根梦觉,苦尽甘来。花也喜欢,山也相爱,万古东篱天留在,做高人轮到吾侪。山妻稚子,团栾笑语,其乐无涯。

看了些荣枯,经了些成败。子猷兴尽,元亮归来。把翠竹栽,黄茅盖,你便占尽白云无人怪。早子收心波竹杖芒鞋,游山玩水,吟风弄月,其乐无涯。

135.红绣鞋·湖上 (张可久)

无是无非心事,不寒不暖花时,妆点西湖胜西施。控青丝玉面马,歌金缕粉团儿,信人生行乐耳!

136.红绣鞋·洞庭道中 (张可久)

逐名利长安日下,望乡关倦客天涯,孤雁南来倍思家。乱山云掩翠,老树雪生花,冻吟诗骑瘦马。

137.庆东原·次马致远先辈韵 (张可久)

诗情放,剑气豪。英雄不把穷通较。江中斩蛟,云间射雕,席上挥毫。他得志笑闲人,他失脚闲人笑。

张可久的《庆东原·次马致远先辈韵》是马致远《庆东原·叹世》的和曲。马原作已佚,张的和曲有九首,这首小令是其中的第五首。马致远比张可久大二十来岁,故称“先辈”。

张可久的九支和曲多为抒写隐居之乐。作者着意刻画了一位性格豪放,不计穷通得失的达士,与张可久经常描写的一般隐士稍存不同。这说明张可久心中理想人物,未心全是纵情诗酒、放浪山水型的隐逸之士。此曲写英雄人物应有的气度和胸怀。感情豪迈旷达,笔力雄健奔放,曲辞亦是英雄本色,在《小山乐府》中又独出一格。篇幅短小,却含意深沉,文字精练,仿佛是一首小词,具有“骚雅”与蕴藉的特点。

138.庆东原·暖日宜乘轿 (白朴)

暖日宜乘轿,春风堪信马。

恰寒食有二百处秋千架。

对人娇杏花,扑人飞柳花,迎人笑桃花。

来往画船边,招飐青旗挂。

《庆东原·暖日宜乘轿》是元代文学家白朴所作的一首散曲。这首散曲主要描写了清明时节,人们到郊野赏春的热闹情形,表达了作者对春日美景的赞美之情。

139.折桂令·石塘道中 (张可久)

雨依微天淡云阴,有客徜徉,缓辔登临。老封危亭,平津短棹,远店疏砧。傲尘世山无古今,避风波鸥自浮沉。霜后园林,万绿枝头,一点黄金。

《折桂令·石塘道中》的元代散曲作家张可久创作的一首小令。此曲主要描绘作者去石塘路上的所见所闻,同时表现了作者傲视尘凡、避世绝俗的情怀。

140.普天乐·秋怀 (张可久)

为谁忙,莫非命。西风驿马。落月书灯。青天蜀道难,红叶吴江冷。

两字功名频看镜,不饶人白发星星。钓鱼子陵,思莼季鹰,笑我飘零。

究竟是为谁这样辛苦奔波?莫非是命中注定。西风萧瑟瘦马颠簸,落月下书卷伴一盏昏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红叶满山吴江凄冷。为那两字功名,岁月匆匆不饶人,镜中人已白发频添。垂钓的严光,思恋莼羹的季鹰,定会笑我飘零。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

141.一枝花·湖上晚归 (张可久)

[一枝花]

长天落彩霞,远水涵秋镜。

花如人面红,山似佛头青。

生色围屏,翠冷松云径,嫣然眉黛横。

但携将旖旎浓香,何必赋横斜瘦影。

[梁州]

挽玉手留连锦英,据胡床指点银瓶。

素娥不嫁伤孤另。

想当年小小,问何处卿卿?

东坡才调,西子娉婷,总相宜千古留名。

吾二人此地私行,六一泉亭上诗成,

三五夜花前月明,十四弦指下风生。

可憎,有情,捧红牙合和伊州令。

万籁寂,四山静,幽咽泉流水下声。

鹤怨猿惊。

[尾]

岩阿禅窟呜金罄,波底龙宫漾水精。

夜气清,酒力醒,宝篆销,玉漏鸣。

笑归来仿佛二更,煞强似踏雪寻梅霸桥冷。

《一枝花·湖上晚归》是张可久的散曲作品,这一首曲写情侣夜游西湖、兴尽而归的情景。以比拟手法写西湖夜色,景物的变换与人物的活动融为一体。以词法填曲,精心雕琢;曲辞秀美,对仗工整,音调和谐。大量熔铸前人诗词名句入曲,又自铸新词,俊语连珠。这首曲集中体现了作者工丽典雅,以词藻取胜的艺术风格。此曲为传统元曲名篇,不失为张小山的代表作。

142.折桂令·寄远 (乔吉)

怎生来宽掩了裙儿?为玉削肌肤,香褪腰肢。饭不沾匙,昨如翻饼,气若游丝。得受用遮莫害死,果诚实有甚推辞?干闹了多时,本是结发的欢娱,倒做了彻骨儿相思。

云雨期一枕南柯,破镜分钗,对酒当歌。想驿路风烟,马头风月,雁底关河。往日个殷勤访我,近新来憔悴因他。淡却双蛾,哭损秋波。台候如何,忘了人呵。

元代乔吉创作的一首散曲小令,宫调为双调,折桂令曲调。此曲题目一作“春怨”、一作“相思”乃极写相思之苦。通过少妇之口,用白描和夸张的手法,用生动通俗的语言倾吐心声,如泣如诉。主人公食不下咽、睡不安寝,直熬得“气若游丝”;想起曾经的誓言,只要能生活在一起,万死也不辞,只可惜了现在良人远在天边,徒增思念。

起首一问,实是自怨自艾,却引起了读者的注意。裙儿宽掩,自然是因为身体减瘦的缘故,以下接出“玉削肌肤,香褪腰肢”的答案,自在意料之中。但我们并不觉得累赘,这是因为它强调了女主角的消瘦憔悴,且从“玉”、“香”的字样中,暗示了她在此前的年轻美丽。“自从别后减容光”,古代年轻女子玉削香褪,谁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然而本曲所写女主角相思断肠的表现却不同寻常,细腻如绘而又令人触目惊心。“饭不沾匙,睡如翻饼,气若游丝”,活画出一位吃不香、睡不着、病恹恹的多情女子的形象。这三句同往后徐再思《蟾宫曲·春情》的“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都是曲中善于言情的名句。女子忍受着相思的折磨,而作者则进一步揭示出她一往情深、至死不悔的内心世界。“得受用”的两句对仗,纯用方言口语,内容十分感人。支持着女子的信念,仅是“受用”与“实诚”,但即使以现代的眼光来看,这两点也已深得爱情真谛的精粹。末尾的三句,显示了事与愿违的结局;语中虽含怨意,却仍表现出她不甘现状,愿为争取美满理想的实现而继续作出牺牲的心志。既有缠绵悱恻的外部表现,又有坚贞不渝的内心独白,这就使读者不能不为女主角生发出深切的同情。

值得注意的是,本曲题作《寄远》,也就是说女子的自白全都是对远方丈夫的倾诉。这样一来,女子的怨艾、诉苦、申盟、述感,都更增添了生活的真实性与个性化的色彩。“干闹了多时”,“本是结发的欢娱,倒做了彻骨儿相思”,于本身的含义外,还带上了某种似嗔似娇的情味。诗人能将闺中思妇的心理,语言表现得如此深切,是令人为之击节叹赏的。

143.阅金经·春 (徐再思)

紫燕寻旧垒,翠鸳栖暖沙。一处处绿杨堪系马。他,问前村沽酒家。秋千下,粉墙边红杏花。

这是一首吟咏春天的曲子。写得明快简洁,气象、形影连成一片,组成了一幅无比和谐,诗意盎然的春景图。

144.双调·沉醉东风 (兰楚芳)

金机响空闻玉梭,粉墙高似隔银河。闲绣床,纱窗下过,佯咳嗽喷绒香唾。

频唤梅香为什么?则要他认的那声音儿是我。

145.沉醉东风·信笔 (任昱)

有待江山信美,无情岁月相催。东里来,西邻醉,听渔樵讲些兴废。依旧中原一布衣,更休想麒麟画里。

这支小令写乡村幽居生活,抒发了岁月流逝,年华易老的感慨。末两句“依旧中原一布衣,更休想麒麟画里”,表达了功业未成的烦恼和愤懑。

146.金字经·重到湖上 (任昱)

碧水寺边寺,绿杨楼外楼,闲看青山云去留。鸥,飘飘随钓舟。今非旧,对花一醉休。

此曲写西湖胜景,抒发物是人非的感喟。属对工稳,曲辞流畅秀美。

147.满庭芳·山中杂兴 (张可久)

风波几场,急疏利锁,顿解名缰。故园老树应无恙,梦绕沧浪。伴赤松归欤子房,赋寒梅瘦却何郎。溪桥上,东风暗香,浮动月昏黄。

此曲以“山中杂兴”为题,寄托归隐之思。开头作者写自己经过了几场人海风波,解脱名缰利锁。一个“急”字,一个“顿”字,充分表达了疏解利锁名缰、急欲归隐故园的情怀。接着,从回忆昔日家居生活开始叙理述怀,化用典故,表明归隐和返回故里之心。最后三句,则突然转出一清幽之境界。全曲语言明丽畅朗,音节响亮优美;活用典故,化用前人诗句,皆自然得体。

148.雁儿落带得胜令·自适 (乔吉)

黄花开数朵,翠竹栽些个。农桑事上熟,名利场中捋。

禾黍小庄科,篱落放鸡鹅;五亩清闲地,一枚安乐窝。

行呵,官大忧梦大;藏呵,田多差役多。

149.双调·春闺怨 (乔吉)

不系雕鞍门前柳,玉容寂寞见花羞。冷风儿吹雨黄昏后,帘控钩,掩上珠楼,风雨替花愁。

①雕鞍:装饰漂亮的马鞍。指马。

②玉容寂寞:谓形容憔悴。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③“冷风”句:黄昏风雨,最易引起人们的离愁。

④帘控钩:帘幙挂上银钩。秦观《浣溪沙》:“宝帘闲挂小银钩”。

150.水仙子·幽居 (任昱)

小堂不闭野云封,隔水时间涧大舂、比邻分得山田种。宦情薄归兴浓。想从前错怨天公:食禄黄虀瓮,忘忧绿酒钟;未必全穷。

沧浪之水清兮 《元曲名家词曲选1300篇大全集》101—150篇